您所在的位置:化工資訊 > 石化行業熱點 > 正文
林美杰:燃料乙醇供應大局已定 未來缺口或有限
卓創資訊 李春燕 2019-06-20 17:23:28

   [導語] 從2017年9月中國八部委集體發聲計劃推廣乙醇汽油以來,歷時已經接近兩年,燃料乙醇新項目快速上馬,特別是隨著東北燃料乙醇整體規模的清晰化,未來燃料乙醇供應格局已經逐步顯現。

    2018年至今僅吉林、黑龍江、遼寧、內蒙古擬在建及老裝置改造燃料乙醇項目已經超過700萬噸,而除上述四省外其他地區(含擱置項目)在內還有85萬噸,大部分項目計劃在今明兩年投產。當前中國燃料乙醇產能在420萬噸附近,這意味著,如果擬在建項目能如期投產,未來中國燃料乙醇產能將有望達到1200萬噸。而2018年中國汽油表觀消費量在1.26億噸左右,如果E10乙醇汽油能夠很好實施以及中國燃料乙醇裝置能夠保持較高負荷的話,理論上,未來中國燃料乙醇供應缺口已經不大。而這也與此前國家重申的堅持控制總量方針保持一致。

   正是玉米供應充足的優勢,奠定了中國燃料乙醇行業主產區東北三省+內蒙古供應格局的形成。粗估東北+華北玉米產量占中國玉米總產量在48%附近,在北糧南運加工成燃料乙醇還是北方糧食就近轉化成燃料乙醇運輸到南方消費的選擇上,燃料乙醇未來發展格局顯然是后者。

   但其實未來中國燃料乙醇的發展與玉米的供應變化息息相關。其中東北的擬在建燃料乙醇項目中除18萬噸計劃生產纖維素乙醇外,其他工廠全部按以玉米為原料進行審批。進入2019年,玉米價格進入上行周期的特征更加明顯,這一點從今年臨儲玉米的拍賣底價提升、玉米種植面積下降可以看出。此前大部業者認為2020年以后中國玉米供應會再度轉變為緊張,主要受國內種植面積下降影響,而進口的調節有可能未來會發生改變的可能增加。

   不能與民爭糧是國家發展糧食燃料乙醇的底線,盡管玉米供應未來兩年可能看到緊張情況出現,但是東北當地的乙醇工廠競爭壓力最小,東北以外的地區未來成本上升壓力更大,這也將加快中國乙醇行業的供給側改革,企業兼并重組情況不可避免。

   而進口方面,5月份中美貿易談判陷入僵局,本周又有消息傳出中美兩國元首將于日本大阪G20峰會期間洽談,不免給予市場人士更多猜測空間。但是從全球需求情況來看,當前中國獨弱,巴西國內乙醇需求強勁,而美國由于天氣原因導致玉米種植期晚,當前價格高位,乙醇價格同樣上升。按美國乙醇CFR中國600美元/噸測算,如果能恢復到30%進口關稅,到中國的價格也要在6100元/噸附近,而當前中國華東地區的燃料乙醇價格基本在5600-5800元/噸,兩地套利尚處于關閉狀態。當然,長期套利機會是進口市場操作的主要思路,短線中美兩國價格的差異影響的僅是短線進口。

   但是從大的方向來看,作為能源的上游原料,燃料乙醇國產化程度必將在現有基礎上增加,對進口的依賴度也將進一步下降。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删除